OA系统入口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活动
读《月亮与六便士》有感
2020-12-31 13:44:29      来源:采供部
\
 
  “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来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没有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的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没有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的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即不了解别人也不能成为别人所了解”。
  这是一本关于梦想与追寻的书。一个英国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斯特里克兰德,本已有牢靠的职业和地位、美满的家庭,却迷上绘画,像“被魔鬼附了体”,突然弃家出走,到巴黎去追求绘画的理想。他的行径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在巴黎不仅肉体受着贫穷和饥饿煎熬,贫病交加,躺在小阁楼里奄奄一息,若不是朋友相救,几乎一命呜呼。而且为了寻找表现手法,精神亦在忍受痛苦折磨。经过一番离奇的遭遇后,他最后离开文明世界,远遁到与世隔绝的塔希提岛上。他终于找到灵魂的宁静和适合自己艺术气质的氛围。他同一个土著女子同居,创作出一幅又一幅使后世震惊的杰作。在他染上麻风病双目失明之前之前,曾在自己住房四壁画了一幅表现伊甸园的伟大的作品。但在逝世之前,他却命令土著女子在他死后把这幅化作付之一炬。
  古人曾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月亮与六便士》里的主人公斯特里克兰德就是这样一位心有猛虎的人物。他被梦想的烈火紧紧包围,炽热的火焰讲他的胸膛里那颗跳动的心脏吞噬,将他推入黑暗无边的牢笼中,他被理想鞭笞的体无完肤,他需要一个摆脱束缚喷薄欲望的出口,绘画成为他释放天性的完美利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猛虎——高高在上如月亮般的梦想,谁都希望自己能有梦想成真的一天。心中涌动着无可言喻的力量,它在不断升起、冲突、翻腾,如那个朗朗如光的月亮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伸手触碰不到。梦想在每个人心中都种下了一个缺口,有人在里面看到了天堂,有人将它直接丢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得到这股神奇的力量。
  正如书中所说,斯特里克兰德很像一个终身跋涉的香客,不停的寻找一座可能根本不存在的神庙,不知道他寻求的是什么不可思议的涅槃。如同所有在身前穷困潦倒,身后大红大紫的艺术家们的经历似乎如出一辙,又是那样迥然不同。
  施特略夫曾说过的一段话:“为什么你认为美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也会同沙滩上的石头一样。一个漫不经心的过路人随随便便地就能捡起来?美是一种美妙、奇异的东西,艺术家只有通过灵魂的痛苦折磨才能从宇宙的混沌中创造出来。在美被创造出以后,它也不是为了叫每个人都能认出来的。先要认识它,一个人必须重复艺术家经历过的一番冒险。”毛姆让施特略夫这样一个毫无才能的画家来讲这句话,表现出一种特别的张力。一个平凡普通的人,如何超越平庸呢?就是要有勇气去感受、体会、想象那些天才所经历的思想折磨啊!
  斯特里克兰德和施特略夫这两种人生,一个是伟大的不幸,另一个是平庸的幸福。如果一个人能够选择的话,我想大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却在选择的同时又都对遥远的伟大趋之若鹜,不断幻想非凡额莅临。但要知道,“伟大”实在是一条灵魂的不归路,如果狠不下心来伤人伤己,那还是施特略夫的路走得更容易些。但即使是施特略夫,因为理解了美,意识到了天才的可贵,也不得不忍受无穷的屈辱与折磨来完成他的理想主义。到最后,真正的理想与结果根本无关。就像斯特里克兰德必须画画,哪怕失明,而他画画这件事却与画根本无关。
  有多少人耽与安逸而扼杀了心灵的萌芽?又有几人能正视?即使是面对自己羞于启齿的欲望,他也坦承的果断洒然。这样一个不世之天才,在浊世走了一遭,留下的却是一脉清流。
  月亮和六便士,理想与现实。正像毛姆说的那样,如果你忙于在地上寻找那六便士,你便不会抬头看天,也便错失了那月亮。“月亮”是美好而遥远的,就像人们追寻的梦想,但追寻的过程也许孤苦,甚至最后会一无所得;“六便士”象征着世俗、琐碎的生活,但也有其存在的价值。
  你想要的,究竟是“月亮”还是“六便士”?

Copyright © 2017-2020 江苏现代职教图书发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jsxdzj.com V9.5.6 © 2011

苏ICP备1704123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