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系统入口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活动
黑暗中那抹微弱的亮
2021-04-19 14:52:49      来源:信息中心
\
 
  只希望能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
                                              ——题记

  “多年以后当你已银雪满头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当年那月下两个孤单的身影,在风中瑟瑟的抖动却又彼此了解心声,在漫漫黑夜中互相照耀对方”。

  《白夜行》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创作的长篇小说,也是其代表作。故事围绕着一对有着不同寻常情愫的小学生展开。1973年,大阪的一栋废弃建筑内发现了一具男尸,此后19年,嫌疑人之女雪穗与被害人之子桐原亮司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一个跻身上流社会,一个却在底层游走,而他们身边的人,却接二连三的离奇死去,警察经过19年的艰苦追踪,终于使真相大白。

  《白夜行》是我看过最奇怪的一部侦探小说,我们知道谁是凶手,知道杀人动机、杀人方法,甚至是凶器,但这些都不影响小说的悬念。小说将无望却坚守的凄凉爱情和执著而缜密的冷静推理完美结合。也许说它是一部披着推理小说外壳的言情小说比较合适吧。

  书中在一个个扣人心弦的连环案件的背后,映射出的却是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丑陋的人性,贪婪的欲念,沦陷的道德,正是这些黑暗的东西侵蚀了两位主人公原本纯洁幼小的心灵,使得他们在童年时就过早看到了这些丑恶,尝尽了黑暗的味道,扭曲了他们的人格。正如女主角雪穗在片尾的章节中所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黑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为什么她的天空里没有太阳?由于雪穗丧父后家境贫寒,母亲为了生活所迫竟然让只有11岁的她去卖淫,而对象是那些有恋童癖的中年男人,从那时起雪穗本应充满阳光的童年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太阳在那时就已经陨落,她的世界也从此陷入无尽的黑暗。如果没有男主人公桐原亮司的出现,就不会有这个故事的存在,雪穗话中所指的代替太阳的,可以指引她继续在暗夜中行走的那份光,就是亮司。

  在读者看来,与其相信亮司照亮了世界,还不如说他们是在联手抵挡黑夜的降临。他们都是心存恐惧的孩子,只懂得掠夺他人光热来燃烧自己天空一角,仿佛向无底洞中倾泻水流,妄图将它填满。读者冷眼旁观之时,似乎能够亲眼看见他们肩头的担子越来越沉重,摄取光热的源泉也几近枯竭。直道亮司松手而去,太阳才终于轰然坠落。这样一场钢丝上的舞蹈,凭着两个人过早的成熟,居然坚持了19年之久。如果不是事出凑巧,或许亮司永远都能继续他异想天开的守护,不必面临法律的威胁。可他们牺牲了太多无辜者手中的幸福,就算能瞒过警察和旁人的耳目,毕竟还是逃不出天谴。平心而论,结局对于 “为什么这么做”的解释,并不能令所有人坦然信服。再怎么青梅竹马的深厚感情,也未必值得整个后半生的牺牲,更无法抵消旁人们为此而遭受的伤害。

  庄子曾说过“夏虫不可以喻冰矣”。我想我们很多人也是这样一种夏虫吧,蝉过了夏天就死了,当然无法理解寒冰是什么。我们生活在这个看似安幸福的生活里又怎么会知道那样一种黑暗的社会现实。象牙塔里的我们,要经过多久才能成熟与成长,粉饰太平的思想空间里又何处能诞生自由的火花。

  爱在他们这里是自私的,亮司和雪穗为了爱情、为了生存,杀害了一个又一个人,罪恶一旦开始,不在源头上制止,便会像病菌疫情一样蔓延。他们被人伤害,过早承担了无法想象的痛苦,这样的经历使他们具有攻击性,进而报复那些敌人。可是并不止于此,他们还伤害了那些无关的、善良的生命。

  美国舞蹈家邓肯说过:一个孩子在他童年的时候认识到了什么是美,他以后就会用一生去追寻美。那是童年的一片花海,那是真善美。而《白夜行》就是这句话的反面证明。

Copyright © 2017-2020 江苏现代职教图书发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jsxdzj.com V9.5.6 © 2011

苏ICP备1704123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