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A系统入口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活动
读《夜晚的潜水艇》有感
2021-08-20 15:32:57      来源:信息中心
\
 
  “我想象黄昏和黑夜的边界有一条极窄的缝隙,另一个世界的阴风从哪里刮过来,有一种消沉的力量,一种广大的消沉,在黄昏时来,在那个时刻事物的意义在飘散。”每一个曾经睡午觉睡到过黄昏才醒来的人,一定能体会这种感觉,这就是“消沉的力量”。

  《夜晚的潜水艇》是作家陈春成的首部短篇小说集。九个故事,笔锋游走于旧山河与未知宇宙间,以瑰奇飘扬的想象、温厚清幽的笔法,在现实与幻境间辟开若干条秘密的通道:海底漫游的少年、深山遗落的古碑、弥散入万物的字句、云彩修剪站、铸剑与酿酒、铁幕下的萨克斯、蓝鲸内的演奏厅······

  潜入故事深处,感知体内的星云旋动、草木蔓发;以词语的微光,探照记忆的海沟。关于藏匿与寻找、追捕与逃遁,种种无常中的一点确凿,烈日与深渊间的一小片清凉。陈春成的小说世界,是可供藏身的洞窟,悬浮于纸上的宫殿,航向往昔的潜艇,呈现汉语小说的一种风度与新的可能性。

  作者不像个只有30岁的写者,他对文字的把控,像是一个已经写了很多很多年的中年人,他的语气和思想,也更像是一个有了一定人生阅历的中年人。只有他的想象,变幻莫测,出其不意,瑰丽壮观,像是一个充满了激情的少年。

  本书的主打篇目《夜晚的潜水艇》,一个每夜幻想驾驶潜水艇探险,自由地与副驾驶皮卡丘对话的中学生陈透纳,长大以后,竟然与普通人一样成了社畜,干了份996的工作,比我们更激烈地与现实搏斗。虽然,他平日里写首诗画幅画,也能慰藉心灵,可到五十岁后,江郎才尽,完全无法进行艺术创作了。

  陈透纳的人生,完全符合托马斯·艾略特说过的一句话:这就是世界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声巨响,而是一阵呜咽。陈透纳既是俗人,呜咽的方式就没什么特别。一个功成名就,老到都可以出版回忆录的人,写了封遗书,说明他一生的梦是十六岁的海与潜水艇。这样迫切地给人生写注释的行为,看起来,多少有些矫情。当然,做为小说中的人物,他可以这么做。因为那是读者们希冀的承载,有多少孩子宁愿被骂撒谎精,也想当一回匹诺曹,只为体验一次鼻子变长的感觉。陈春成的小说,的确戳中了年轻读者的痛点,谁年轻时不做梦呢?

  陈春成的小说,根深蒂固地为现实所困。比如《裁云记》那么美妙,让人遐思不断的题目,写出的却是一个在云彩管理局里工作的“打工人”,生活在一个日常还要接待元首来视察的城市。这个管理局管理着日常里“违法乱纪”的云彩。云彩都能违法,恐怕是只有我们才能杜撰出的原罪。或许,陈春成就是在刻意捕捉这种反差!

  九篇中,还是《竹峰寺》最好。写出了慧航、慧灯与我,三代人的颠沛。陈春成在支言片语中,裹带出历史大事件的背景,举重若轻,就像温暖春日里刺进皮肤的一根刚针。那些隐藏起来的,终究会被找到,钥匙也好,墓碑也罢,只要在世间真实存在过,谁也别想让它们沉默······

Copyright © 2017-2020 江苏现代职教图书发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jsxdzj.com V9.5.6 © 2011

苏ICP备17041237号-1